<menuitem id="jjfbt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nobr id="jjfbt"></nobr>
          <th id="jjfbt"></th>
            <thead id="jjfbt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jjfbt"><meter id="jjfbt"><cite id="jjfbt"></cite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jfbt"><meter id="jjfbt"></meter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jjfbt"></thead><thead id="jjfbt"><meter id="jjfbt"><b id="jjfbt"></b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jfbt"><meter id="jjfbt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jfbt"><progress id="jjfbt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jjfbt"><strike id="jjfbt"></strike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jfbt"><track id="jjfbt"><meter id="jjfbt"></meter></track></menuitem><th id="jjfbt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影視前線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安看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激動失眠 嘮叨兒子李淳紓壓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myv.tw 中華娛樂網 2016-11-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李安看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激動失眠 嘮叨兒子李淳紓壓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安和主演喬歐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安攜兒子李淳、男主角喬歐文(Joe Alwyn)來臺宣傳新作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,即使睡眠不足仍卯足全勁,3日全天排滿訪談與記者會,從一早的記者會、下午媒體聯訪到晚上映后座談,嗓子講到沙啞也不喊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安受訪時回憶起第1次看到120格、3D、4K的成品,當晚想到自己是世界第1人看到此規格,激動到失眠,獨自喝著酒:“就像靈魂出游,有一種很舒適的虛脫感。”讓他彷彿看到事物的本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坦承這段時間很困擾,一直在解構信仰與最愛的東西,若要用一個字形容就是“惑”或“怕”,“以前很有自信,得很多獎、很有信心,這次在認知與本質上有很多顛覆,忽然間覺得對人生很多東西不能信賴,有時候覺得自己像孤魂野鬼。”他知道電影公開后可能會被“打很慘”,為此做了1年多的心理準備,已做最壞打算,感動說好在臺灣很溫暖,善意的人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主角“比利”被稱為英雄,卻也承受許多心理壓力,被冠上“臺灣之光”的李安,坦言體會到主角部分情緒,調皮地說:“你想我為什幺拍這部片子呢?”他認為尤其在美國,當他站在臺上真的有種打完仗又被推到中場秀的感覺,“覺得自己也有PDSD了(創傷后壓力失調癥)!”他休息時靠作菜紓壓,不然就是嘮叨兒子李淳兩句,“過程中只有剪接師跟調光師了解我,每天都想喝個大醉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技術上的挑戰,愛用新演員的他也替電影添加另一項風險。不過李安自信說:“一個演員有天分的話,我2公里外就聞得到!”喬歐文只寄了錄影帶就被通知試鏡,試鏡1、2分鐘,李安就知道“是他了”。聽到這里,李淳不禁感嘆命運大不同:“我可是從出生就開始在爭取角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這次網羅馮迪索(Vin Diesel)與克莉絲汀史都華(Kristen Stewart)出演,李安解釋一來因為馮的光頭就像“蘑菇”,與角色綽號不謀而合,二來:“我知道他很想演戲,電話就跟我講了1個多小時,狂跟我講宗教、哲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對馮自備排場、降低片酬很感動。至于克莉絲汀,李安雖沒看過《暮光之城》,但對她的《阿拉斯加之死》印象深刻,看了小說馬上想到她,劇本一送去她就答應,得意地說:“我邀請演員的中獎機率都很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安3日晚間出席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的映后座談,與業界、學界進行技術面的電影意見交流。他這次帶來新規格的電影,自認仍在努力探索“新的美學”,認為不只攝影器材、演員、導演,“甚至影評、觀眾也都需要升級!”強調大環境改變的必要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問他3D攝影鏡位如何調度,他認為進入3D,鏡位上最理想的狀況不是靠剪接,是靠適當的場面調度,可惜現階段技術只能依賴剪接。被問到新科技帶來的“焦距”問題,他說:“過去調焦很制式,現在就連調焦的速度都會被看到,但每個人心里想的焦距速度又不一樣,是我還在摸索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電影調光,他說調光沒準則,就是親力親為,手動慢慢調,這次總共發行3種版本,分別是120格4K、120格2K與60格2K,前后混來混去調了7、8個版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電影字幕深度、位置,都是團隊經過一番研究,找到對眼睛負擔最小的地方設置,他說:“其實不管放在哪里對眼睛都是增加負擔,但不放字幕又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安看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激動失眠 嘮叨兒子李淳紓壓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淳模仿喬歐文的姿勢,表情逗趣格外俏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淳與喬歐文(Joe Alwyn)在電影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一起飾演大兵,透露一伙人為戲被丟進“戰斗營”進行2周體能訓練,進劇組前又花1周做開拍前準備。戰斗營期間8個大男生擠在2間房間一起睡上下舖,且手機一律沒收,只讓他們打2次電話,李淳說:“我打給媽媽。”讓他們培養出袍澤之間的患難與共情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淳在電影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中演出,談到與父親李安的首度合作,不擔心被說“靠爸族”,認為出于演員天性,“看到好故事、想找到好戲演,所以就積極爭取,先不管這些。”令他擔心的倒是電影網羅許多優秀演員,他肩負“不能丟爸爸的臉”的重責大任,拍片時格外戰戰兢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淳與其他飾演大兵的演員一起為戲接受“戰斗營”訓練,透露爸爸有交代“只要不受傷跟生病,感情上受驚嚇是可以的”,所以當然有被教練“惡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主角喬歐文(Joe Alwyn)說,戰斗營生活對“身體與心靈”都是很大折磨,但也讓大家更靠近。他說進入戰斗營后,完全沒有自由時間,第1天只睡2個小時,唯一的放假是某天去公園進行“跑步訓練”、打橄欖球。晚上也要派人站衛兵,輪到值班的人,當天只能睡3、4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歐文是英國男孩,在戲中卻能操著一口道地德州腔,他說劇組請了很厲害的語言老師,每天早上6點起床,訓練2小時,維持了2周。靦腆的他認為自己不只跟片中“比利”一樣是普通大男孩,際遇上也有滿多類似之處。比利因一張營救長官的照片莫名成為大英雄,這跟他剛離開學校,意外進到好萊塢,一夕間變成家喻戶曉的人物,必須學習當公眾人物的狀況類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部電影就跟國際大導合作,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事,他不諱言是“天上掉下來的禮物”。他笑說完全不怕李安罵人:“我做錯,他會指正,但做對不會多說什幺!”喬歐文在片中與拉拉隊員在中場秀一見鐘情,事業剛起飛的他被問感情觀與比利是否一樣時,急說:“不一樣不一樣!”有沒有可能喜歡亞洲女生?他聰明地回答:“被大家喜歡是一件好事!”他在片中有許多臉部特寫的流淚鏡頭,他自虧:“我常常哭哦!”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11日在臺上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中華娛樂網刊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非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版權歸作者所有,更多同類文章敬請瀏覽:影視前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 杀号公式